出险不赔?买二手车别忘记过户保险

  拒赔理由十分充足

无独有偶,之前,徐先生以20多万元的价格从车主王先生手中购买了一辆本田轿车,也没办理保险合同变更手续,随后发生了保险事故遭到保险公司的拒赔。徐先生联合王先生和保险公司打起了官司,最后,法院依法裁定驳回了徐先生的起诉并判决驳回了王先生的诉讼请求。

  交易半途中的婚车出险了

如今,随着二手车交易的增多,像小李这样“乌龙”的车主并非少数,很多人以为只要向车管所提出机动车过户申请即可,却忘记同时通知保险公司,给车辆保险办理变更手续。

  针对被告保险公司的辩驳,吴佩珊为了证明这辆车在事发时还属于自己所有,也提供了两张收条作为证据,证明在事发时,徐浩仅支付了购车款10万元,没有付清所有款项,因此自己也没有将这两宝马车过户给徐浩,所以理论上说,这辆车的所有权依然在自己手里,自己依然有主张保险金的资格。

也有保险公司表示,从办理车险合同变更登记到办理保险批单不可避免有个过程,为保护车主的利益,保险公司会灵活处理,如果被保险人在合理的期限内确有客观原因没有及时办理保险批单,而保险风险又没有因车辆转让而提高,那保险公司对“真空”期内的事故还是同意理赔的。

  谁知,吴佩珊的理赔申请很快就遭到了保险公司的书面拒赔。理由是:这辆宝马车实际上用于婚庆活动,改变了车辆的原有使用用途,且没有及时通知保险公司,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因改变车辆使用用途而造成的事故属于免责范围。

小李向保险公司报案后,却遭到了拒赔,原来,小李买车时只想着把车赶紧过户到自己名下,忘了保险这回事,他以为,保险随车走,自己已成为了车辆的主人,理所当然能享受保险保障。最后,小李无奈自己负担维修、拖车等费用,加起来花了将近5000元。

  2012年5月18日,是个喜庆的日子。这天上午,新郎官小李正坐在租来的一辆白色宝马轿车里准备去接亲。而这辆婚车是由专门做婚车租借生意的徐浩(化名)驾驶的,然而由于徐浩对上海近郊乡村地区的道路情况不熟悉,车辆由西向东行驶到浦东新区大泥公路近港辉路西约50米处的时候,司机发现开错路了,故而想要调头,谁知此时由于对道路宽度估计不足,倒车倒到一半,车子就不受控制倒滑到了路边的河道中,导致车辆严重损坏,万幸的是,司机徐浩和新郎小李都仅受了轻伤,事故发生后,小李赶紧坐伴郎的跟车去接新娘,总算没有耽误大事。事后,双方经过协商,徐浩赔偿了小李2000元的违约补偿金。

虽然有保险公司会灵活处理,但在此期间,保险公司仍然有依据法律和合同规定行使拒赔的权利,因此,消费者在购买二手车时,最好要问清原车主是否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性车险,如果对方投保了,且依旧在有效期内,应及时办理车险变更手续,如果对方没有投保,则应及时补充保险,以免遭遇“保险真空”,一旦发生意外,最终受损的是车主自己。

  然而当宝马车发生事故后,徐浩只能找到吴佩珊,请她出面向保险公司索赔。因为吴佩珊在2011年12月才在某保险公司为这辆宝马车投保了“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和“不计免赔特约险”,事发时,宝马车依然在保险有效期内。因此吴佩珊便向保险公司提出了338264元的车辆损失理赔及4500元的施救费理赔。

今年国庆前夕,小李看中了朋友一辆二手车,私下达成协议后就成交了,到车管所办理了车辆过户手续后,就到“十一”黄金周了。刚成为有车一族的小李兴冲冲地开着私家车带着家人在国庆期间“自由行”,没想到在途中意外与一辆小货车相撞,双方各负一半责任。

  随后,本案的案外人徐浩也作为证人到庭作证,证明原告吴佩珊与自己之间存在关于系争车辆的转让协议,约定转让金额为31万多元,到目前为止自己共付了11万元,并约定于余款付清后办理车辆过户手续。

百姓的汽车消费近年来越加理性了,买新车不再为了面子,买二手车更是出于实用的考虑,于是二手车市场更加活跃。在二手车交易过程中,很多消费者仅仅关注了车辆过户,却往往忽略了二手车的保险过户问题,造成车辆保险的真空地带。其实,车辆所有权的转移并不意味着车辆保险合同也转移,新车主与保险公司之间这时还未建立起保险合同关系。虽然有的保险公司会灵活处理,但在此期间,保险公司仍然有依据法律和合同规定行使拒赔的权利。

  照理说,事情到了这里接下去就该是找保险公司索赔了。然而这辆宝马车的情况却有些复杂。原来在事发时,这辆车还并不完全属于徐浩,因为无论是车辆行驶证上的名字,还是办理车险时的登记人,名字写的都是“吴佩珊”(化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翻看了几家保险公司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几乎所有条款均有规定:在保险有效期内,保险车辆转卖、转让、赠送他人、变更用途或增加危险程度,被保险人应当书面通知保险公司并申请办理批改,否则保险公司有权拒绝赔偿。这也意味着,车辆所有权的转移并不意味着车辆保险合同也转移,新车主与保险公司之间未建立起保险合同关系,被保险人还是原车主,万一发生了交通事故,新车主只能自认倒霉。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保险公司是否应对原告吴佩珊主张的车辆事故损失承担保险责任。

二手车保险过户要及时

  其次,根据《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十六条规定,被保险车辆从事营业运输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增加的,应当及时书面通知保险人。否则因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系争车辆转让后用于婚庆活动,改变了系争车辆家庭自用的用途,导致了系争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保险事故,因此符合这一规定。

遭遇保险真空出险不赔

  在汽车、房屋等大件商品的所有权转移过程中,有时会因为规避政策或买家资金没能到位等各种原因,产生一段很“暧昧”的交易中间期。而这段交易中间期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引发不可测的交易风险,而一旦在这段交易中间期发生了纠纷或事故,也极易引发新的问题。

  综上所述,现原告吴佩珊向被告主张保险理赔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此驳回原告吴佩孚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441元,减半收取3220.5元,由原告承担。

  在本案中,由于车辆出险时,正处于《汽车转让合同》已签订、交易款项已部分支付,但车辆产权尚未过户的交易中间期,加上买家擅自改变了汽车用途,导致出险事故后,最终无论是卖家吴佩珊还是买家徐浩都面临着巨大的损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