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再中国区总经理:偿二代细则有望2016年出台

  新出台的偿二代框架中,监管有三要素,“一支柱”强调定量资本要求,二、三支柱分别强调定性监管和市场约束机制。“这与市场发展阶段有关,西方成熟市场中,监管几乎已经没有促发展的责任,所以非常强调对风险资本量化的评估。”常青解释道。

  昨日,保监会发布《整体框架》并召开新闻通气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通气会现场获悉,“偿二代”的整体框架由制度特征、监管要素和监管基础三大部分构成。其中,制度特征包括统一监管、新兴市场、风险导向兼顾价值三大特征;监管要素包括定量资本要求、定性监管要求、市场约束机制三个支柱;监管基础是指公司内部偿付能力管理。

  按照现有进程,常青预计偿二代细则有望在2016年推出。“至少是试运行状态,这个时间甚至会早于欧洲solvency II。目前,风险资本量化等多项研究项目正在进行,准确出台时间要视项目进展情况和各家保险公司风险测试结果而定。”

  那么“偿一代”向“偿二代”转变会不会引发保险公司大规模的增资呢?保监会有负责人表示,“偿一代”向“偿二代”的转变基本上可以实现平稳过渡。该负责人举例称,银行的巴II向巴III转移的时候,对资本市场都是比较大的冲击。而对于保险业的“偿一代”向“偿二代”转移,其跟银行由巴II向巴III的转移不一样,因为巴II向巴III的转移更多的是提高标准,而其整体的理念架构和监管体系是没有变的,主要是在巴II的基础上考虑了更多的风险,增加了风险的种类,提高了要求。而保险业“偿一代”向“偿二代”的转移是两个不同的转移,这种转化是体系性的转变,是框架式的转变。“偿一代”体系可以称之为规模导向的资本监管,其资本要求与业务规模相关,而跟风险不相关,其实规模大并不等于风险大。“偿二代”是以风险为导向的,是一种框架性的变化,从总量上来说,保险业资本的要求应该是可以实现平稳的过渡,应该是一种结构性调整。

  相较传统资本监管模式,常青认为,偿二代把对保险公司的资本要求和风险暴露做了匹配对接,将引导保险公司进一步重视评估各项业务的风险,为公司调整业务结构创造更有利条件。

  在谈到“偿二代”与“偿一代”的区别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偿一代”跟“偿二代”有一个很重要的区别,“偿一代”下几乎没有去考虑资产组合、不同组合的风险。比如两个公司的保费规模是一样的,一个公司全部买的股票,另一个公司全部买的国债,他们的资本要求、偿付能力标准是一样的,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在“偿二代”体系下,充分考虑了这个问题。按道理来讲应该是买股票的需要更多的资本,因为其面临更多的资产风险。在“偿二代”下如果资产配置不一样,会对偿付能力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所以,在“偿二代”下保险公司将会更注重资产配置,比如高风险取向还是低风险取向。

  “在制定偿二代过程中,既要吸取西方先进经验,又要立足于中国保险市场现状,还要留出未来发展空间。保监会在偿二代上花了很多精力。” 5月29日,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下称“慕再”)中国区总经理常青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称。常青为中国保险业偿付能力监管标准委员会委员,并全程参与了中国偿二代框架推出过程。

  新框架注重风险防范

  也就是说,偿二代体系下,对不同风险业务类型的资本要求会不同,量化更科学,要求公司所拥有的资本与承担的风险更加匹配,避免在偿一代监管体制下,存在的风险套利情况。

  《整体框架》确立了“三支柱”的监管体系。第一支柱是定量资本要求,主要防范能够量化的风险,通过科学地识别和量化各类风险,要求保险公司具备与其风险相适应的资本。第二支柱是定性监管要求,是在第一支柱的基础上,进一步防范难以量化的风险。第三支柱是市场约束机制,是引导、促进和发挥市场相关利益人的力量,通过对外信息披露等手段,借助市场的约束力,加强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的监管。

  预留监管空间

  新标准为结构性调整

  “对风险资本要求的绝对额是否高于现行标准,目前还不能定论。”常青补充道。实际上,“二支柱”里定性的监管要求,包括对公司实施管理和分级,保监会目前已经在实施。“这并不是新东西,我理解的是监管部门把这些行为都进一步系统化,统一囊括在偿二代的模式里。”

  他认为,在“偿一代”下资本要求与规模相关的,很难区别好的公司和坏的公司,如果两家保险公司的保费规模都是一样的话,他们的资本要求是一样的。但是在“偿二代”下就不一样了,如果两家保险公司的保费规模、资产规模是一样的,他们的资本要求肯定是不一样的。

  (本报记者赵萍对本文亦有贡献)

  他认为,资产组合对产寿险都会有影响,在产险公司方面承保业务的质量、险种情况会对资本比较敏感。资产负债匹配对寿险公司来说,在“偿二代”下做得好的公司对资本的要求会降低,但做得不好的公司会上升,寿险公司会出现分化。

  偿二代框架考虑的一个重点是,在趋同国际监管标准、以风险监管为导向的同时,需考虑中国未成熟保险市场的限制性因素,并预留出未来发展的监管空间。常青将其看做是偿二代的“独到”之处。

  来自保监会的数据显示,2011年保监会批准了66家保险公司增资900亿元、15家保险公司发行次级债600亿元。2012年保监会批准了46家(次)保险公司实行增资扩股,累计增资636亿元,9家保险公司发行次级债711亿元。

  所谓利基市场,是指那些被市场中有绝对优势的企业忽略的细分领域并将其高度专业化的细分市场。

  昨日(5月14日),中国保监会正式发布了《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整体框架》(以下简称
《整体框架》),《整体框架》作为第二代偿付能力体系(以下简称“偿二代”)建设的顶层设计,明确了“偿二代”的总体目标,确立了“三支柱”框架体系,制定了“偿二代”建设的若干基本技术原则,既为
“偿二代”建设勾勒出了完整的蓝图,也为“偿二代”各项技术标准的研制和测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整体框架》的发布是我国第二代偿付能力制度体系建设取得的一项具有关键意义的重大阶段性成果。同时,保监会表示,今年将启动“偿二代”全部10余个具体技术标准的研制项目。

  北京保监局官方网站和行业协会自今年起,陆续上线了信访投诉数据披露、风险提示、消费者教育等栏目,试图加大对保险公司甚至关联银行违规行为的曝光度,激活舆论监督力量。

  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在业务结构方面,产险和寿险的差异会很大,对于产险公司来说,其承保风险、业务质量风险在“偿二代”体系下对其资本要求影响非常大。对于寿险公司来说承保风险就不是那么敏感,更敏感的是利率风险,对寿险公司来说资产负债的匹配将影响更大。

  “对偿二代细则的讨论是一个谨慎而繁复的过程,讨论者来自再保、直保、咨询等不同部门,讨论的重点包括资本量化、置信水平、产品风险评估等。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监管部门是充分汲取了各方意见,同时也能把握市场的发展方向。”常青说。

  事实上,此次“4.20”芦山7.0级地震引发人们对巨灾保险的强烈关注。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在“偿二代”体系下,我们也考虑了巨灾的影响,目前考虑了国内比较常见二类巨灾风险,即地震和台风。

  至于偿二代体系细则,常青坦言称目前除了框架外没有任何可以确定的细节板块。任何一条监管标准的确定,都高敏感度地撬动着风险资本量。

  每经记者 黄俊玲 发自北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