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yabo24.app】汪建谈华大基因暴富神话:那几百亿跟我没关系

www.yabo24.app 1

12月27日,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在2017深商大会上表示,未来的5-10年,可以化学合成任何生命,不是开玩笑,人造生命的进展可能比人工智能还快。汪建曾表示,华大基因将来会所向无敌,这是科研和产业共同决定的。目前华大针对全体员工进行癌症检测,“如果我们的员工有什么问题,那也是我们的耻辱。”未来华大将做到人人可及,实现终身服务。

导读

他同时认为,化学合成的人造生命带来的伦理问题、道德问题、宗教问题和法律问题会更大,但不管你喜不喜欢,它都来了。

带有科学家底色的汪建,性格豪放耿直、擅长用极具感染力和想象力的语言,消解基因科学的神秘性以及勾勒出行业的远大前景。但是,亦有人认为,身负理想主义色彩的汪建可能是华大基因最大的风险之一。

言论一出网友们震惊了,纷纷在微博发表看法。有的网友认为,“生物技术发展比想象中快。”、“很神奇,以后完全可以人工合成人体器官,哪里坏了就换哪里。”不过,也有不少网友表示,质疑汪建的说法过于夸张,称“忽悠,接着忽悠。”、“这明摆着是玩笑,打赌吗?”

中国国家基因库坐落在深圳市大鹏新区观音山脚下,这个外形宛如巨轮的建筑远离市区,内部被各类植被覆盖得绿意盎然。以层层梯田为基地的基因库,从一层到三层,依次是高通量基因测序房、超级计算房以及冷冻资源房。这里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信息银行,存储着各种人类资源、动植物资源、海洋资源以及微生物资源,一年拥有5PB的数据量,相当于1000万个孕妇产前诊断的数据。

汪建的言论并不是第一次引起争议,就在上周他接受腾讯《财约你》节目采访时,公开反对打宫颈癌疫苗,

这个国家级的基因库目前由华大基因进行运营和管理,也是此次《财约你》的访谈地点。

汪建的观点引发了医学界的怒怼,德传投资董事长姜广策称汪建无知,华大基因股价被高估,买其股票的投资者很可怜;方舟子在“微头条”发布消息,称这样是会害死人的;知名妇产科医生王玉玲也发声认为汪建不尊重科学,“非常的气愤”。

依托这个大本营,华大基因和它的掌舵人汪建在中国基因界和资本市场刮起了一阵龙卷风。2017年7月,在汪建的带领下,华大基因成功上市。五个多月来,这家生物公司屡屡创造奇迹,股价一度从发行价上涨18倍,市值突破千亿人民币大关。

华大基因成立于1999年,是一个专门从事生命科学的科技公司,尤其是基因测序技术。今年7月,华大基因登陆创业板,股价屡创新高。年度增长逼近950%,最高一度达到1200%,市值也突破了千亿人民币,带动基因检测成为新的风口。

汹涌的财富巨潮之下,汪建却过着苦行僧式的克制生活。在《财约你》访谈当天,汪建穿着带有华大基因logo的黑色T恤、宽松的黑色运动裤。类似的极简主义穿搭还出现在华大基因上市敲钟现场以及各类商业峰会中,不同场合变化的仅有T恤颜色而已。

不过,华大基因也遭遇了投资者的看空,认为其并没有所谓高科技含量的核心技术。此前《国际金融报》刊发《“A股明星”华大基因IPO数据“撒谎”!项目还曾遭3000多人联名反对》文章,认为华大基因IPO前后申报稿的财务数据有重大的差异。

当天,在《财约你》的邀请之下,汪建还兴致勃勃地展示了他日常使用的背包,里面除了笔记本、《science》杂志,几篇学生的论文,一副骑行运动墨镜、一个用于教学的微型投影仪之外,没有其它的东西。

一直以来,汪建以对投资人苛刻闻名。田朴珺描述他是自己“见过唯一一个敢对投资人拍桌子咆哮的人,声似洪钟,势如猛虎,大有气吞山河之姿”。

诞生于1999年的华大基因,长期在争议中前行。在赞誉者眼里,它是“生物界的腾讯”,是A股最亮的未来之星;而在看空者眼里,它仅仅是披着生物高科技概念的“富士康”。

当高新生物概念开始兴起之际,汪建和华大基因撞上了时代的风口。在过去五年时间中,包括红杉、软银、云锋基金、光大控股在内的50家投资方,通过关联、非关联的方式入股华大旗下的华大科技、华大医学共计72.15亿元。

身为华大基因的掌舵人,汪建在资本面前表现出了高度的自信,甚至是专制,这让投资人对他又爱又恨。2012年下半年,华大首次对外融资之时,即对华大医学报出了100亿元的估值。而汪建对于此轮融资的态度是“不许投资人讨价还价,华大基因不变的天条是不给任何人打工”。

上市之后,汪建对于投资人的态度并未改变。在他看来,投资人依旧要服从华大基因的理念和方向,这一原则不容挑战。

“资本能左右华大的研究方向、前进方向吗?”《财约你》问道。

“这需要讨论吗?”在谈及这一话题时,前一秒还是笑颜的汪建立刻变得严肃起来,语调也提高了几度,情绪有些激动地回复道,“我们确定为全球人民服务的方向需要讨论吗?我们确定的以科学作为支撑的发展思路需要讨论吗?不需要讨论,只有命令和执行。”

对于外界送给他的“强势”标签,汪建并不认同。他给自己和投资人的定位分别是“总指挥”和战友,在他看来自己对投资人并不强势,他只是有自己所坚持的发展道路:“投资人是我的战友,我是总指挥,我会恨我的战友和兄弟吗?不可能,但是他们如果不听话,我就打屁股。”

汪建的“强势”和极具鲜明特色的个性,被部分投资人视为华大基因潜在的风险:“无论我们怎么说,他都有自己的想法。还有一句玩笑话,华大最大的风险就是老汪,我们怕他出昏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