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宇通讯:利润环比下滑42% 基站天线龙头怎么了?

  来源:股市动态分析

=

图片 1

4G时代,信维通信创造过4年30倍的神话,而那几年大盘还是熊市,趴在地上不动呢。这里,再来欣赏一下信维通信的股价走势图:

  作者:林蔓

图片 2

  来源:股市动态分析

(行情来源:富途证券)

  截至2019年12月2日收盘,通宇通讯年内股价涨幅22%,最高涨幅达50%。通宇通讯是通信基站天线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今年基站产业链上游的PCB、滤波器、天线振子等行业个股均获得不错涨幅,细分板块龙头更是如此,如沪电股份、世嘉科技、飞荣达等。

信维通信,掌握了LDS天线技术,打入了苹果产业链,成为了4G时代非常耀眼的明星之一。信维通信做的是手机天线,到了5G,天线的技术又有一些变革,不一定能保持领先,后面还有硕贝德等厂商的猛烈追杀。

  相比之下,通宇通讯的年内涨幅较为一般,业绩增长相对平缓或是其股价表现平淡的直接原因,而产业地位的下降、毛利率出现下滑、营运周转能力恶化等这些问题才是影响其投资价值的真正原因。

同处4G时代的基站天线厂商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看看股价就能知晓。比如,A股上市的通宇通讯(002792.SZ)自从2016年3月上市以来,股价仅仅上涨71%。

  三季度盈利能力下滑

图片 3

  通宇通讯于2016年在深交所上市,公司产品主要包括基站天线、射频器件、微波天线,另外,通过收购和增资控股深圳光为进入光通信领域。公司目前主打产品仍然是基站天线,2019年中报基站天线营收占比在65%左右,利润占比超过82%。通宇通讯产品主要销往国内外各大通信运营商和通信设备集成商。

还有港股上市的京信通信以及摩比发展也都表现平平。

  公司在国内市场的客户有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以及华为公司、中兴通讯、大唐电信等;在国外市场,公司成功通过诺
基亚、阿尔卡特-朗讯等设备集成商和沃达丰、阿联酋电信、西班牙电信等系统运营商的认证,产品销往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

这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基站天线的技术相对手机天线不高,太多的厂商来分食蛋糕,竞争异常激烈,并且该细分领域市场规模也就100亿元左右。

  通宇通讯是A股中的基站天线细分领域龙头,其出货和业绩与通信网络建设密切相关。2013年12月工信部向三大运营商发放4G牌照,受益于此,2014年公司业绩迎来爆发,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达到15亿元、3.54亿元,同比增长146.41%、419.52%;不过,随后的三年业绩逐渐回落,显示出极强的周期性。

不过,时代的变局也悄然降临。6月6日,国家工信部较市场预期提前半年正式下发4张运营商建设的牌照,标志着5G建设大幕的拉开。那么,5G时代来临,天线宝宝们的日子会好过一些吗?

  2019年6月我国的5G建设牌照也正式发放,比原本预计的12月底提前半年,按照以往的规律,牌照发放后的一年就是通宇通讯的业绩释放高峰,但是从公司的三季报来看,情况似乎有所不同。

下面,我们就着重来看一看A股基站天线的龙头——通宇通讯。

  根据公告,2019年前三季度通宇通讯实现营业收入13.32亿,同比增长35.05%;实现归母净利润9104.43
万,同比增长50.71%。公司称业绩增长的原因主要有:(1)上半年4G的深度覆盖需求;(2)印尼、马来西亚、印度等东南亚国家仍旧处于4G
网络的建设期,海外市场需求强劲;(3)全球5G网络建设逐步开启,公司5G
产品进入批量化生产出货阶段。

一、通宇通讯知几何?

  从前三季度来看通宇通讯的业绩似乎一片大好,但是三季度单季来看,公司的业绩却有着一些边际的变化。

通宇通讯,成立于1996年12月,总部位于中山市。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从股权持有情况能够看出来。

  2019年三季度单季,公司实现营收5.26亿元、归母净利润0.40亿元,营收环比仍有着26.60%的增长,但净利润却环比大幅下滑了42.25%,毛利率也比二季度减少了7.18个百分点。在三季度正式开始5G建设以及公司5G产品开始批量出货的前提下,公司第三季度的盈利能力却明显出现问题。

据Wind显示,董事长吴忠林直接持有公司39.78%的股份,同时通过控股中山市宇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间接持有通宇通讯2.16%股份。另外,吴忠林的妻子时桂清作为公司董事直接持有公司股份26.09%。二人作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达68.03%,是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由于三季报内容有限,通宇通讯也并未就其毛利率和净利润环比下滑情况进行说明,我们无法直接获得确切的变动原因,但根据其中报信息,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

从股权结构上看,公司并不占优,因为没有机构、没有国资入股,在一些核心的5G概念股中还是比较少见的。

  2018年中报时,通宇通讯的境外收入和大陆收入分别占营收的48.45%、51.55%,到2019年中报这一比例变成了43.54%、56.46%,显示境外收入占比在下降,其原因主要是上半年中国大陆营收同比增长了30%,而境外收入只有6.75%的增长。

图片 4

  然而,根据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中报数据,境外业务的毛利率是中国大陆业务的2倍之上,且2019中报时境外业务毛利率相比2018年有所上升,中国大陆业务的毛利率仍在下滑未见企稳。(见表一)

公司主营业务是基站天线、射频器件、微波天线、光模块。其中,光模块业务是2017年开始做的,占营收份额很小,而前三者的营收占比超过90%。

  那么,三季度公司毛利率有7.18个百分点的明显下滑很有可能是高毛利的境外收入占比持续下降、低毛利的大陆收入占比继续提高,从而拉低了综合毛利率导致,甚至三季度中国大陆业务的毛利率相比中报仍在下行。

图片 5

  公司境外收入增长的放缓或与重要客户爱立信的动作有直接关系。下半年,爱立信已完成对天线和滤波器供应商凯仕林的收购,完成后爱立信必定会对子公司优先采购,公司可能因此丧失爱立信的部分订单。设备集成商为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收购天线和滤波器厂商形成一体化体系已是趋势,未来公司的市场份额和生存空间恐会继续受到挤压。

我们注意到,自从2016年上市以来,通宇通讯的业绩表现平平。2014年营收放量,高达15亿元,同比大增146.41%。其后,一路下滑,偶有年份反弹,但整体趋势是下滑的。

图片 6

图片 7

  产业地位下降 受设备商压制

归母净利润的数据就更惨了。2014年归母净利润高达3.54亿元,其后年年下滑,不成体统。

  从技术的角度来看,5G建设中,天线厂商在基站设备产业链上的地位是明显不及4G时期的。

图片 8

  4G时期基站天线是远离基站的、不与基站集成在一起的,通信运营商是天线设备的最终客户,运营商可直接采购也可通过设备商打包采购。而5G时期,天线要和基站内的射频拉远单元结合在一起上塔,天线厂商需要和设备商集成后再一起卖给运营商。这削弱了天线厂商的话语权,使得天线厂商对于设备商更加依赖,而设备商为了降本增效会进一步压制天线厂商的利润空间。

再看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2.6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17.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42.45万元,较上年同期减59.81%;

  从数据上,我们也能看到通宇通讯经营中确实面临的一些压力,也是对上述情况的一个印证。

今年一季度业绩也不乐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亿元,同比增加37.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815.01万元,较上年同期亏损998.17万元扩大81.83%。

  2014-2018年通宇通讯营收一直在12-15亿左右波动,2014年和2017年是收入高峰。但公司应收账款却没有随着营收的变动而波动,反而自2014年起连续上涨,由2014年的4.45亿元上升至2017年的5.07亿元。甚至2018年公司收入下滑,应收账款相比2017年仍在增加(见表二)。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存货周转、流动资产和固定资产周转率多年来持续下滑,显示公司整体营运周转能力的恶化。(见表三)

总之,通宇通讯的过去几年的业绩基本没有太靓丽的表现,股价也自然没有涨劲。

  另外,公司销售费用和应收账款一样,自2014年起连续上扬(见表二)。2019年中报,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8.8%,而销售费用同比却有32.46%的增长。

为何?这里有通信周期行业的背景,看看4G基站建设的步伐就知道了。从2016年开始,4G基站建设的增速下滑,到2018年几近饱和。到今年,5G商用的元年,4G基站建设步入建设尾期。但5G大规模采购与建设又还没开始,这些日子就比较难过。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再看看毛利率,通宇最近3年持续下滑。2015—2018年,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9.5%、39.32%、29.98%、27.83%。2019年一季度更是下滑至25.96%。

  在营业收入没有大幅度增长的情况下,应收账款持续堆积甚至在2018年逆势增长,是否由于公司在下游客户面前议价能力下降,给客户的信用期限越来越长?公司销售费用的持续增长,是否也是公司产品竞争力以及在下游市场地位下滑导致?公司中报销售费用增幅大于营收,是否与5G中天线厂商更依赖于设备商,甚至不少设备商自己开始布局天线,导致天线厂商话语权进一步打折直接相关?

同行的京信通信,最近5年的毛利率维持在25%—30%,变化不大。而通宇通讯的毛利率下滑如此严重,值得警惕与思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