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公交卡巨额押金利息去向成迷 5大疑问待解

来论

北京市市民刘巍日前向有关部门申请公开公交IC卡成本明细及巨额押金利息去向等信息,引发各方关注。网友围绕公交一卡通押金提出了多方面的质疑,人民网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质疑一:公交IC卡成本明细及押金利息去向等信息是否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教育、医疗卫生、计划生育、供水、供电、供气、供热、环保、公共交通等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的公开,参照本条例执行,具体办法由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或者机构制定。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律师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指出,该条款为市民申请公开公交IC卡成本明细及巨额押金利息去向等信息,提供了充分的法律依据。
■质疑二:公交IC卡的成本,到底是多少?
国家发改委等部门下发的《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对不单独收费的IC卡,可以按照一定的标准向用户收取押金,因丢失、损坏等原因要求补发的,可按照工本费向用户收取费用。
据公开报道,北京中安特科技有限公司是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司指定的卡片封装厂商,该公司同时也为济南公交IC卡封装卡片。人民网记者登录济南公交网查询办卡须知发现,办卡时需交押金10元。
邱宝昌律师指出,公交卡的成本,属于一卡通公司的经营成本。就像卖菜的人,需要自己花钱置办“称”。让消费者交20元押金,无异于让消费者承担经营成本,显然不合理。况且公交卡的成本费,也不该由一卡通公司自己定,应该由第三方审计核定。
■质疑三:人为损坏卡片不退押金,20元,是押金还是成本费?“人为损坏”如何界定?
人民网记者登录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官网,查询到《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卡发行使用办法》,发现如下两条规定,一条是“申办时须交纳每张卡20元的押金”,一条是“人为损坏的卡片办理退换时,收取20元成本费”。
这两条规定不禁让人心生疑惑:办卡的时候,收取20元,说是押金。退卡的时候,原来的20元押金,变成了成本费。
北京市政协委员石向阳就曾为此连续6年在北京市两会上递交提案,要求公开“一卡通”押金使用情况。他认为,20元押金之所以让市民如此反感,问题就在于“一卡通”规定中偷换了“押金”和“成本”的概念。
此外,如果有一张公交卡坏了,它到底是由于持卡人的人为原因导致卡的功能丧失呢?还是卡本身的质量问题导致的丧失呢?北京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溢智就此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这个卡到底是怎么坏的,全凭发卡人说了算,这明显有违公平原则。”
■质疑四:公交IC卡押金产生利息,归谁所有?
据《京华时报》4月9日报道,有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去年5月,已发放约4000万张公交一卡通。按每张卡缴纳20元押金计算,押金费用超过8亿元;再按银行一年定期存款利率3.50%计算,押金的年利息高达2800万。
邱宝昌律师指出,从法律意义上讲,押金是一种担保关系,根据约定应当退还,其利息也归消费者所有,一卡通公司只有代管押金的义务,无权擅自支配。一卡通公司如果将押金利息占为已有,涉嫌不当得利。
据《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
■疑问五:退卡网点少、程序复杂,变相迫使消费者放弃退卡?
《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卡发行使用办法》规定:坏卡办理退换、退资、移资业务时,持卡人须先到指定网点提出申请,7个工作日后凭收卡凭证到同一地点办理退换、退资、移资业务。
人民网记者4月10日下午致电一卡通公司客服电话,被告知:北京市现有一卡通退卡点60余处。但是如果是已经损坏的卡,只能在指定的11处退卡点办理。如果卡内余额超过100元,只能到西城区民族文化宫东侧唯一网点办理退卡。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王建勋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公共服务,一卡通公司有义务在更多地方设置退卡点,这并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因为退卡点少、退卡需要往返网点两次等原因,导致消费者退卡的时间、交通成本高,消费者可能放弃办理退卡,那么押金及卡内余额,就归一卡通公司所有了。这种情况下,一卡通公司涉嫌违背便民原则,人为设置退卡障碍,不当得利。
■新闻回放:
今年3月,北京市民刘巍因一卡通不小心折断,申请退卡并补办新卡,却被网点告知人为损坏的卡不能退还20元押金,也不能开具押金发票。3月20日,刘巍决定向一卡通公司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他填写了4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分别用快件和电子邮件的方式,交给了北京市发改委、财政局、审计局和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司。事后,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司负责人回应,一卡通成本在20元左右甚至更高,一卡通公司是否属于政府信息公开部门有待确定。3月29日北京市发改委、市财政局和市审计局,分别通过电话和挂号信的方式回复,称15个工作日内会有答复。

一卡通公司对公交卡押金利息只有管理的义务,而没有直接支配的权利;无论是否退卡,都应定期将利息返还给当事人才是。

北京市律协保险专业委员会委员、律师杨成煜称,根据公开材料计算,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的押金每年可获2800万的高额利息,因此,他于近日向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等9部门寄出快递,建议用这笔钱购买公众责任险,为公众在搭乘公共交通时增添安全保障。

北京“公交一卡通”的发卡量已达4000万张,超过了北京市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的总和一人一卡后还余千万张,属于典型的涉公共利益的消费服务事项。因此,公众对“公交一卡通”的成本构成、收取押金数额的合理性、退卡时退还押金的管理、押金利息的归属等诸多方面,就不能是一卡通公司内部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